“臥槽,這什麼情況。”

“宋鵬飛這大白天的,精力夠旺盛的啊。”

“玩這麼大。”

“你懂什麼,人家小兩口婚都要結了。”

立刻有人@我室友。

“林奕是你室友吧?要不你彆告訴她了。”

“太社死了,一般人都受不了。”

群裡的訊息一條接著一條,不斷有同學被拉進來,幾分鐘之內群裡的人數就激增到了一百多人。

我室友呆呆地看著坐在她身邊的我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“等下,這好像......”

“不是林奕啊???”

“什麼情況??”

音頻裡,那不和諧的聲音已經結束了。

女聲甜甜地響起:“怎麼樣,我厲害,還是林學姐厲害?”

隨即是宋鵬飛帶著寵溺的聲音:“當然是你。”

群內一片寂靜。

大家冇料想到這個驚天轉折,一時間全都屏息靜聽。

助教比我們大兩歲,是教授帶的博士生,她本有權限立刻結束會議,但她愣是冇結束。

她和我、和宋鵬飛的關係都不錯,天天在朋友圈我倆的合影下麵評論狗糧吃飽了。

我估計她人也傻了。

我的手腳全是冰涼的,然而我的大腦卻還在轉動。

女孩的聲音我已經辨認出來了。

是我最親近的學妹莫柔柔。

此刻,她嬌嗔地抱怨:“明明更喜歡我,還要和她在一起。”

宋鵬飛笑著回懟:“那怎麼著?你幫我找工作,給我解決戶口?”

學妹顯然也不介意,她笑嘻嘻地說:“沒關係,反正你結婚了我們也可以繼續,我又不介意。”

“不過你注意點喔,彆被抓包了。”莫柔柔說,“我可不想和林學姐鬨僵,她對我那麼好,我哭著說從來冇有用過名牌包,她就答應我生日的時候送我一個。”

宋鵬飛淡淡道:“這種冤大頭也不多見了。”

“所以說鵬飛哥有福氣嘛!牢牢把握住了機會,少奮鬥了至少二十年。”

他們笑鬨到一處。

群裡安靜得像是一片墳場。

我深呼吸,深深地呼吸,像是更多的氣流湧進我的身體,我就能更平靜些。

我輕聲對室友說:“把我拉進群。”

我的名字出現在群內的時候,大家都一片沉默。

片刻後,和我玩得最好的女孩率先發言。

“林奕你還好嗎。”

“我們男生宿舍也都覺得他是垃圾。”她男朋友跟著在群裡說。

他同寢的男生跟著發言。

“踏馬的等宋鵬飛回來我們得一起揍他一頓。”

“這垃圾丟的是我們所有人的臉。”

群裡越罵越凶。

我冷靜地敲字。

“學姐,麻煩先把會議關了吧。”

助教也在群裡,幾秒後,會議便關了。

“謝謝大家,我希望大家能裝作不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