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鴻山處於群山深處,人跡罕至。

這裡毒蟲猛獸不在少數,哪怕是最有經驗的獵人,也不敢進入其中。

此時在孤鴻山上,卻有一個少年,正在和自己三個師父交談。。

“大師父,我不要下山,我還太弱。”

大師父羅舞,蓋世殺神,容顏傾國傾城。

“你弱個屁,連我都打不過你了。”

隨後,少年轉向一向溫柔善良的二師父。

“二師父,我還想要和你學習醫術呢,逆天九針我才練到了第八針呢。”

二師父蘇傾城,醫仙在世,生死人肉白骨,救人無數。

“你什麼時候練會的第八針?我才練到第七針,我冇有什麼可以教你的了,你下山去吧。”

少年將最後的希望,寄托在了三師父身上。

“三師父,我......”

三師父秦璐瑤琴棋書畫,奇門遁甲,天下無雙。

“我剛纔又研究出來一個陣法,小寧你要不要幫三師父試驗一下威力?”

葉寧臉色大變,他覺得還是下山的好。

臨走之前,三位師父給了他三份婚書,讓他從其中選擇一位作為妻子。

葉寧離開孤鴻山,對三位師父的話,卻有些不以為然。

選什麼選?小孩子才做選擇,成年人都是全要。

三位絕色麗人,站在孤鴻山巔,望著葉寧離開的方向,滿臉不捨。

“小寧下山,一旦他和我們的關係曝光,定然會引來無數殺機。”羅舞清麗絕倫的臉上,露出一絲擔憂。

“誰敢動小寧,我便誅殺誰九族。”慈悲若仙的蘇傾城說。

“你們對小寧還冇有信心?那些人要真是找上了小寧,絕對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。”秦璐瑤擺弄著陣法,漫不經心的說。

過了許久,這裡才傳來羅舞幽幽的聲音。

“讓他下山也好,這小子最近的眼神,簡直像是要把我們吃了一樣。”

“長大了,下次再見麵,我們未必能鎮得住他了。”

“那就隨他好了,終究冇有便宜彆人。”秦璐瑤做總結。

小城火車站一個自助取款機前,葉寧看著裡麵的餘額,第一次對人生產生了懷疑。

他明明有五位數的存款,現在居然隻剩下一毛錢。

這個時候,葉寧的手機震動了一下。

他拿起自己黑白屏的諾基亞手機,上麵是二師父發來的訊息。

“小寧,我忘了告訴你,你的錢都都被我買衣服了,彆謝我,我叫雷峰。”

葉寧撥通二師父的號碼,結果得到的是對方手機已經關機的聲音。

這一刻,他非常想要衝回去,將二師父抓住,按在腿上,然後狠狠的打她肉厚的地方。

咕嚕嚕。

肚子裡麵傳來饑餓的叫聲,葉寧冇想到自己下山之後,居然要麵臨生存的危機。

賺錢,必須馬上賺錢。

大街上,葉寧攔住一對夫妻。

“大哥,你有病,不孕不育,給我一萬塊,我可以治。”

“騙子,我兒子都三歲了。”

“老公,我們不要理這個騙子,王哥還等著我們去吃飯呢。”

“恩,王哥對我們兒子最好了,簡直像是對他親兒子一樣。”

夫妻二人離開。

葉寧又攔住了一對小情侶。

“姑娘,你胎位不正,容易難產,給我五千塊錢,我可以幫你調理。”

“你懷孕了?”男人一臉驚恐。

女孩趕緊拉住男人,說道:“他一看就是騙子,我連男朋友都冇有談過,怎麼會懷孕,這張卡給你,裡麵有五十萬,明天上我家提親。”

男人頓時一臉感動。

“才第一次見麵,你為何要對我這麼好?”

“我聽說你喜歡孩子,你會是一個好父親的。”女孩一臉羞澀。

葉寧一臉鬱悶,用二師父的醫術賺錢,是冇指望了,隻能試試大師父的方法了。

“大哥,你殺人嗎?一百萬一個人頭。”

“大姐,殺人不?我給你打五折,五十萬乾掉一個人。”

“神經病離我遠點,信不信我把你打骨折。”

葉寧仰天長歎,城裡難生存,我想回農村。

一個長相甜美女孩突然跑過來,拉著葉寧的胳膊,緊張的說道:“大哥,救救我。”

“小子,不要多管閒事,滾開。”

五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圍住了兩人。

葉寧眼睛一亮,看著女孩可憐兮兮的樣子,他覺得生意來了。

“五位大哥,你們殺人不?給我一百萬,我幫你們乾掉她。”

林雪眼睛都快瞪出來了,她這是冇有逃出虎口,又進入狼窩了嗎?

黑衣男子顯然有些不耐煩,其中一人嗬斥道:“白癡,滾遠點,不然連你一塊弄死。”

這是不打算給錢了?

葉寧轉身向林雪說道:“妹子,你給我一百塊錢,我幫你乾掉他們。”

林雪一臉驚訝的問:“不是一百萬嗎?”

“他們不值這個價格,一手交錢,一手殺人。”葉寧一本正經的說。

林雪伸手入口袋,掏出一百塊錢,遞了過去。

她打算趁著這個腦袋短路的傢夥出手的時候,再衝出包圍逃跑。

葉寧神色一喜,他趕緊將一百塊錢接著,然後放進了口袋裡麵。

今天算是餓不死了。

“交易成功,準備收貨。”

葉寧笑道,下一刻,他衝了出去。

五個西裝男子,幾乎在同一時間飛了出去,摔在十幾米外,生死不知。

林雪本來打算趁機逃走的,卻冇有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。

看著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五個大漢,林雪望著葉寧的眼睛都在放光。

她非但冇有趁機離開,反而靠近葉寧,以一種誘惑性的語氣說道:“你想掙更多錢不?”

葉寧雙手抱胸,向後倒退,一臉警惕的盯著林雪。

“我賣藝不賣身的。”

林雪差一點暴走,誰讓他賣身了?

圍觀的男人羨慕的眼睛都紅了,他們可以賣身不賣藝的。

這麼漂亮的美少女,他們不介意委屈一下自己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隻是想你做我的保鏢,一個月我給你十萬,你看怎麼樣?”林雪一臉期待的問道。

這傢夥這麼好的身手,若是跟著自己,她就不用擔心有人敢對她發難了。

“你不是覬覦我的美色?”葉寧謹慎的詢問。

“不願意拉倒。”林雪終於忍不住了。

葉寧想了想,他還是說道:“我同意了。”

清白和餓死哪個最重要,葉寧很果斷的做出了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