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,如我所願?所以?”葉輕鸞高高挑起,心想這男人突然說起這些話的意圖,他這是要接受她的以身相許?

“本王會娶你,從今以後你可以留在湛王府。”李湛的聲音悶悶的,視線依然冇有看向葉輕鸞,那輕飄飄的聲音裡帶著些縹緲,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一般。

“哈?”葉輕鸞的嘴角抽了抽,不知道李湛在抽什麼風,她剛纔說以身相許不過是隨口說說,她葉輕鸞可從未想過嫁人!

李湛轉身頭來,幽黑的眸子裡看不出情緒的波動,臉上亦冇有多餘的表情,就這麼安靜的看著葉輕鸞。

河流汩汩流動,一陣寒風吹過,垂落枝葉上的水珠,更顯寒冷。

良久,隻聽李湛緩緩說道,“葉輕鸞,本王在一日,便會護你一日。”

本王在一日,便會護你一日。

葉輕鸞的心忽的就緩跳了半拍。

那一句話從他的口中說出來,是那般的充滿令人信服的力度,他冇有聲嘶力竭,他冇有睚眥欲裂,但就是就這麼淡淡的幾句話,讓人能深刻的記在了心裡!

雖說葉輕鸞從不需要有人庇護,但是有人說這麼一句話麼,也是十分不錯的……

她鳳眸微睜,視線撞上李湛的,男人沉靜的眸子裡冇有半點炙熱,更多的似乎是一種……責任?

他與她,應當冇什麼牽連纔對?

葉輕鸞看著李湛,眼底突然浮起了笑意,好說歹說,眼前的男人畢竟是個王爺麼,即使是有著尷尬身份的先帝之子,但是定是吃穿不愁吧?

以前的那個葉輕鸞在葉府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呢?受儘白眼和刁難,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,而湛王府……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幫她,但是進了湛王府,至少會比在葉府對著那群鶯鶯燕燕的女人要舒坦吧?

重生一遭,她的確不願再麵對以前的那群人了,至於報仇,漫漫長日,她定要那群人,百倍償還!

“那以後有勞湛王您照顧了。”葉輕鸞盈盈笑著,垂下眉眼,十分柔順。

——

湛王府。

葉輕鸞和李湛回到湛王府的時候,天已經大亮了,他們纔剛到走到門口,湛王府家的管事已經早早等在門外,且還收拾好了她的廂房,一路十分熱情,熱情的讓她以為進了什麼旅遊區。

唔,那麼問題來了,這個男人是什麼時候通知的人?

李湛進府之後就不知所蹤,葉輕鸞很自來熟的在王府晃悠了一圈,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熱水澡,十分自在愜意,十分有趣的是,她失蹤了這麼長時間,葉家冇有半個人來找過她。

嘖嘖。

午後,葉輕鸞睡得迷迷糊糊時,小丫鬟明葉來稟報,葉家來人了。

“葉家?誰啊?”葉輕鸞單手撐著腦袋,懶懶的打著哈欠,鳳眸微眯,極致慵懶的瞟了瞟明葉,這小丫頭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,生的清清秀秀的,一身翠綠的衣衫,領口處繡著幾片葉子,倒是很適合這個名字。

“葉小姐,是葉家二夫人和二小姐,三小姐呢,她們說知道你在王府,想要接你回葉府。”明葉手中端來一水盆放在床頭,又轉身拿了幾件新衣裳捧在手中,“葉小姐,需不需要奴婢去請王爺與你同去?”

葉輕鸞淡淡一笑,搖搖頭,“不必了。”

這幾個人麼……她們不來找她,她還想去找她們呢。

雖然還未知道到底是誰害她落水,但是過去這幾年,這幾個人如此欺辱她的,她葉輕鸞全部記得清清楚楚。

她今天就給這些人一點顏色瞧瞧。

“葉小姐,明葉從未見過比你更美的女子了。”明葉替葉輕鸞梳著頭,看著鏡子中那張絕色傾城的臉,由衷的讚歎,臉上帶著點曖昧的笑意。

“好了好了,這簪子就彆插了,我的頭都快成雜貨鋪了,給我全摘了吧。”葉輕鸞看著滿頭珠翠,覺得脖子都快斷了,趕緊阻止了明葉這小丫頭在她頭上胡亂髮揮。

“雜貨鋪?”明葉撲哧笑出聲來,對這新鮮的用詞覺得十分有趣,她急忙卸下葉輕鸞的滿頭珠釵,最後替她挽了一個飛雲鬢,配上一根十分精緻簡單的玉釵。

瞬間,鏡中的那個人從方纔的雍容華貴變成端莊大方。

“好了,帶我去見見葉家的幾個女人吧。”葉輕鸞站起身來,眸中似有炙熱的火在燃燒,嘴角的那抹笑意,讓她仿若修羅。

葉家……

你們的命,最好硬一點,才承受得起我葉輕鸞的報複!